家貓經萬年馴化,足跡遍天下,連維京船都有牠!

你可有想過,今日的家貓,其實已是上萬年馴化的結晶,是一種充滿歷史的獨特生物,與我們的祖先一直共處至今。

viking_ship2

遺傳研究了解貓的分布

最近有一位遺傳基因學家Eva-Maria Geigl在一個國際學術研討會中發表了一個相當特別的研究結果,她的研究團隊對209隻貓的遺體進行遺傳物質DNA排序,而這些貓是在歐洲、中東和非洲等地共30個考古挖掘地點出土的,從舊石器時代末期(Mesolithic)到公元18世紀的都有,跨越12,000年。希望找出家貓的祖先,分析牠們的起源和分布,了解家貓是否真的經歷人類的馴化而來。

而這次研究的規模則比起以往大了一些,因為不單對細胞核的DNA進行分析,也對線粒體的DNA (mitochondrial DNA)進行比較,後者有別於細胞核的DNA,因為那是只從母系遺傳下來,故有利於辨別祖輩。

家貓兩次的大冒起

結果發現,貓看來有兩次的冒起,首先是約萬年前在新月沃土(Fertile Crescent)人類開始耕種的時期,在早期地中海東部(eastern Mediterranean)的務農社區中的貓找到中東野貓的線粒體DNA遺傳,相信是當時的人開始懂得耕種,貯存的作物糧食吸引了老鼠,同時也引來貓,人類發現野貓可以控制鼠患,便接受與貓共同生活和對之進行馴化。

而第二波冒起,則是數千年後的埃及,貓的下代在其後的數千年一直於歐亞和非洲大陸擴展,在公元前4世紀和公元後4世紀之間的埃及貓木乃伊中的線粒體DNA遺傳,可以在同時期保加利亞、土耳其,以及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的貓中找到,這還不止,相同的母系遺傳甚至在公元後8至11世紀間於德國北部的維京人遺址中找得到。因此,可推論貓甚至曾經海路遷移,令分布更廣。研究團隊也相信因為貓可治鼠,為保護糧食,所以航海的人員也把貓帶到船上,包括當時的維京人,這正是令人意外的地方,因為以往很少人會想到維京人的貓,故成為了新話題。

此外,研究團隊雖主要是分析線粒體的DNA,但也有對一些細胞核的DNA進行分析,發現原來雲石紋虎斑(Blotched tabby)這種突變的外徵,要到中世紀時期(Medieval period)才出現。負責研究的Geigl表示她希望能從更多古代的貓進行細胞核DNA的分析,但用於貓的遺傳基因研究的資助實在太少,這也是造成貓的研究遠遠落後於犬隻的原因。

自然(Nature)期刊的網站有關文章:
How cats conquered the world (and a few Viking ships)
http://www.nature.com/news/how-cats-conquered-the-world-and-a-few-viking-ships-1.20643

1280px-british_museum_egypt_mummies_of_animals_4423733728
▲研究包括對一些埃及貓木乃伊的DNA進行排序和分析。很多歷史研究早已知道,6,000年前的埃及,已大量養貓,當時很多狗和貓都被製成木乃伊。(Photo: British museum, Egypt mummies of animals/ By Mario Sánchez)

john_reinhard_weguelin_-_the_obsequies_of_an_egyptian_cat_1886▲The Obsequies of an Egyptian Cat, by John Reinhard Weguelin (1886).
研究歷史的人認為,古埃及人養貓甚至與宗教有關,視貓若神靈,畫中的女祭師正在供奉一具貓木乃伊。不過,也有說法指,當貓的主人去世,所養的貓也得被製成木乃伊跟隨下葬。

kattiklaanin_luke_catwalker_-_ben_n_22_31▲研究除了嘗試找出家貓起源和分布的更多證據,也發現雲石紋的虎斑卻是中世紀(公元5-11世紀)才出現的突變基因,現在卻是很普遍。圖為一隻帶有緬甸貓重點色的雲石虎斑豹貓。 (Photo: Heikki Siltala or catza.net)

維京人與貓

說到維京人(víkingr),讓人想起船上戴著長角頭盔的人,雖然「維京」不是一個地方或一個國家,但肯定是一個曾揚名歐洲的海上傳奇,今次研究結果令人驚訝的是,是很多人沒想到原來貓兒們曾跟維京人一同浪跡歐洲!

其實,歐洲曾有維京人到過的地方,早就發現過維京遺跡中與貓有關的古物。另一個網站ScienceNordic的文章裡面就有提到,丹麥自然歷史博物館的Kristian Gregersen指在博物館的資料庫當中,維京和鐵器時代的丹麥,都可以找到人們與貓共處的考古發現,在維京時期的後期,人們也普遍有穿著貓的皮。Gregersen更指從大小來看,那些該是家貓,不像野貓。

而哥本哈根國家博物館和格陵蘭Nuuk國家博物館的考古學家Christian Koch Madsen就表示,遠在北極圈裏的格陵蘭,一樣可以找到貓的考古證據,牠們應是隨維京船抵達的。

ScienceNordic網站文章:
Viking sailors took their cats with them
http://sciencenordic.com/viking-sailors-took-their-cats-them

viking_replica_of_the_gokstad_viking_ship_at_the_chicago_world_fair_1893▲1800年代開始有維京人用的長船出土,後來挪威有人把這艘Gokstad複製成實物,稱為Viking,更於1893年由12個船員與它橫渡大西洋抵達芝加哥世博(World’s Columbian Exposition)。大家不妨試想像下,在這船上有貓兒的情景。

貓登堂入室

可想而知,貓與人類一起生活的日子真的很長,而且遍布全球,從野外走到我們的家裏,殊不簡單!隨著時代的改變,我們已視貓為寵物和朋友,甚至是家庭的成員。朋友們,每晚當你跟貓一起玩耍時,可會想起牠的悠久歷史和與人一起的淵源呢?又可曾在夢中與牠一起在船上乘著風,像PI一樣有過奇幻的漂流旅程?

以下這是較早前分享的一段影片,很簡單地描述了家貓的歷史,不妨看看。

【家貓簡史】人類文明與貓 貓真的是外星人嗎?

 

About the author

Kiwidom Cattery

Cattery specialized in British Shorthair since 2000

View all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