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治鼠無功而還,全因人的壞習慣

天氣轉涼,香港市區鼠患好像又嚴重了,這周而後始的老問題常會引起討論,過去多年都有人用貓這「古法」來治鼠,但成效還是不彰,不是貓的錯,是人的錯,是落後思想觀念帶來的悲劇!

現實並不美好

近年看到一個外國攝影師Marcel Heijnen拍的香港城市面貌照片,他專門拍攝城市裡的貓,並集結成書發售,那些貓有些是商舖裏的、有的是在街市的檔口。這些貓每隻看來都洋洋得意,很多人覺得可愛,對的,貓本來都可愛,但別忘了牠們本身就是適應力強的動物,所以看來沒甚麼不滿,但我們看慣貓的人,就難免愈看愈不安,因為牠們的生活條件明顯是甚惡劣的,而養牠們的人顯然都缺乏知識的。

明明是這麼漂亮的貓,為甚麼要生活在一個雜亂又骯髒的地方,要承受城市複雜多變的環境帶來的危機?原因就是那些店舖或檔口,想利用貓天生的捕獵本性來治理鼠患。所以,這些貓都是在服役,為人類服務,目的是減少老鼠對他們店舖的經濟影響。

有關荷蘭攝影師 Marcel Heijnen 的 Hong Kong Shop Cats


Marcel Heijnen拍攝的街市貓後來也把拍攝街市貓的照片輯錄成書售賣


有些照片,明顯看到貓被放到處理生肉的肉枱上,完全是忽視食物衞生,使貓和人面臨疾病的危機,可能養貓的人和經營食物業的人缺乏知識所致。

面對無數風險的可憐貓

筆者認為,牠們都是可憐的貓,雖說牠們還算是有人飼養,起碼算有一個棲身之所,但牠們始終會變老,而且一直處於半放養的生活環境,受傷的機會也較大,總有一天會生病,無法履行捕鼠或驅鼠的責任,一旦退役的日子來臨而又得不到好的照顧或被收養,情況會很坎坷的。作為愛貓之人,當然希望牠們會有更美好的未來,能夠享受生命的旅程。

那些生活在肉檔裡的貓,更經常有機會接觸生肉,其實是極容易傳播或感染疾病和寄生蟲,有些更是人畜共染的,所以那些照片也反映了香港經營食物業的人一向忽視食物安全和環境衞生,也忽視了貓兒的安全和健康。雖然,有關的寄生蟲病害並不算流行,但風險也不是不存在,就好像早前香港發生首宗鼠傳人戊型肝炎個案,雖罕見但卻是確實存在的危機。

而貓與人之間最受關注的傳染性疾病就是弓漿蟲病(Toxoplasmosis) ,因為這種單細胞寄生蟲可以透過貓傳播給人,而這種寄生蟲有機會存活於生肉中,對人的健康和生命構成威脅。人類要預防就要避免進食未煮熟的肉類,而沾了泥土的蔬果也應洗淨和處理好才進食,而養貓的就應避免牠們外出,不應讓牠們吃到生肉,並要注重清潔,清理牠們的糞便後應即洗手。

而有一種較少聽見的旋毛蟲 Trichinella spiralis ,亦可寄生在豬肉裡,若不煮熟,人吃了便會被感染,而這種蟲也一樣有機會感染貓,所以一樣不容忽視。

治鼠之難在於人的惡習

大家只要觀察,凡是鼠患較嚴重的地方,雖然有貓也是無法完全消滅鼠患,因為無論老鼠抑或貓都可自由走動,加上鼠類只有廿餘日的懷孕期,繁殖速度可以快到難以想像(假設全年懷孕,每次產10隻,成年母鼠一年便可誕下最少120隻下代,只要有足夠的食物和躲藏的地方,鼠輩就能輕易用鼠海戰術贏了貓兒。

如使用貓作為治鼠武器,以數目計,又要多少貓才夠呢?但貓太多時,牠們的排泄物又可能衍生更多環境衞生問題,如養的人又不把貓拿去絕育,那便後患無窮了,到最後又是貓兒受害,人類自製麻煩。

其實說到底,鼠患根本是因為人的惡習造成,很多街市的人都沒把檔口清潔好,而且經常把垃圾亂丟,而建築物的內外又不維修好,常見是喉管或外牆破損,令老鼠可匿藏和繁殖。那些處所的營業者和業主絕對是責無旁貸,但媒體和市民都像從不思考,只是把問題和責任都推卸給別人,令問題不能根治。

所以,為了環境衞生、為了貓兒和家人健康和生命著想,大家應携手做實際的事情,諸如保持環境和個人清潔衞生,直接減少鼠患,那麼能減少用貓兒作為捕鼠的工具的需要,間接也減少流浪貓的數目。至於所謂照片作品,反映到一些事實是對的,但只好說愈看愈悲傷,只希望那些都會成為歷史和過去,是鏡頭下的所謂美圖,則不敢苟同。

About the author

Kiwidom Cattery

Cattery specialized in British Shorthair since 2000

View all posts